马略的军事改革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元老院的不合作

创造。朱古达战争时候的罗马贵族已经相当堕落了,这直接造成了元老院的腐败和执政官的无能。马略能够成为执政官有一些偶然因素,但也有必然的因素,偶然因素就是一位神职人员预言他会功名盖世,位至高官,这就触发了他竞选执政官的念头。必然性就在于,当时的贵族的堕落,使罗马平民非常不满,平民势力占了上风,而马略正好是他们要选的人。马略的军事改革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元老院的不合作,他们想看马略这位大老粗的好戏,所以基本上元老院通过了他所有的提议。其中,执政官可以向全体罗马人募兵也获得了通过,当时元老院的想法是,罗马平民是害怕死亡的,肯定是没有人愿意跟着他出去打仗。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马略招募到了超过原计划的兵力。这也和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息息相关,那些罗马平民失去了乡下的土地,作为城市居民没有实业,生活相当艰苦,能够改变人生命运的大概也就只有参军了,可是按原来的法律,他们参军的资格都没有,现在马略给了他们一个好机会。征兵制改为募兵制之后,有很多的好处,一是兵源充足了,不再像过去那样没有足够的兵力,这为后来罗马帝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;朱古达战争 的同时,罗马的北面正在和高卢人作战,若没有充足的兵源,胜利是渺茫的。

二是稳定了社会,那些没有职业的人都参军作战去了,罗马城里的就业压力降低了,危险人员也减少了。三是战斗力增强,这些无业人员都在社会底层吃过苦,很多人都是贫苦的农民,他们比城市兵更能忍耐各种恶劣的环境,目标也比较单一。对于这一点韦格蒂乌斯在《兵法简述》中也有说明:“可以认为,军队的主力应由农村的兵员来补充。我说不清道理,但是现实却是:品尝过生活乐趣越少的人,越是不怕死。”如果我们仔细观察,会发现马略的兵制的改革,使改革后的军队具有雇佣军的影子。首先,在参军目的上存在很浓的经济因素,雇佣兵和平民兵都是为了改善生活,甚至说是为了出去掠夺财产找到适当而合法的理由。这从马略带着他的部队来到阿非利加的行为就可以看出来,一旦登陆,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找一个最富裕的地方,让他们去掠夺,顺带让这些没有打过仗的人实战练习一下。按照罗马法的规定,掠夺的财物都应属于罗马,也就是要上交国库的,可是马略全把它们分给了所有的士兵。其次,在效忠的对象上,原有的正规军是效忠祖国的,因为执政官是一年一换,并且十年之内不能第二次当选,效忠将军的机会是没有的。

但一旦改为募兵制就不同了,这些士兵都是由执政官自己选的,并且元老院也开始修改关于执政官的法律,马略做了好几年的执政官,先是朱古达战争,后是高卢之战,他都被任命为执政官,这就使士兵有机会并易于效忠将军而不是祖国。纵观整个罗马史,在一切犹如尘埃落定之时,可以客观地看到募兵制的一些坏处。它首先造就了职业军队,原来的罗马士兵在战争之后回到罗马后就会做起原来的工作。募兵制之后,这些罗马士兵回到家乡若是发了些财的,也因为不善经营、或是随处挥霍,便很快又一无所有了,而在回家之前就把钱用光的也不在少数。这些人成了罗马的一大不安定的因素,他们不受尊敬,也没有土地和技能,于是便以当兵为业了,跟随他们的将军不再解甲,生死与共。于是,罗马的内讧开始了,前“三巨头”、后“三巨头”, 实在就是和职业军队联系在一起的。另外,元老院没有了兵权,实际的权力都在将军的手中,于是独裁者的出现就不可避免,共和国的灭亡指日可待。再另外,职业军队,特别是禁卫军,在帝国时期成了改朝换代的开关,因为他们是负责保护皇帝的,暗杀和起义他们最为方便。卡利古拉 、尼禄 的死就是明证。

然而,不得不说,马略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,没有他的改革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gtsmjj.com/,马略卡队罗马帝国的成就是不可能的。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,汉尼拔正在意大利作战的时候,他曾要求马其顿的国王腓力 也向西进攻罗马,腓力当时倒是同意了,可是进展却是相当地慢以致汉尼拔已经失败的时候,他仍未有太大的进展,只是进攻了罗马的盟国,爱奥尼亚海边的科西拉岛。蒙森 不无惋惜地说道:“一切无把握的事没有比世袭专制君主制度更无把握了。”腓力只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,他当然不能预见到罗马的强大对他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可是也必须承认,腓力没有进攻罗马还另有他因。一是马其顿自视亚历山大帝国的继承者,而亚历山大的事业是不包括罗马部分的,也就是说马其顿人没有向西的传统。二是东方显然比西方更为富有,战争所获更大,马其顿的西边是伊利里亚,在他们眼里只是野蛮人而已,于是腓力正准备向东;像拜占庭还有罗得岛 这样的商业中转站,正是腓力王所需的。三是腓力王是一个自高自大的人,他在希腊地区是个大人物,但他的智慧和胆识都不及汉尼拔,所以或许是嫉妒心作怪,故不出兵罗马,古代的专制君主的心理确实很难捉摸。